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生地是个浪漫的cp,但很难说他们两个哪位更浪漫一些,华特的浪漫显然来源于他对万物的爱,而平等无私的爱在某些时候会略微的,略微的倾斜一些,当然,菲尔顿爱他,包括他温柔的对待万物的那一部分,他着迷于他诉说自己所爱时那笼着光的神情,所以植物的生长是浪漫的,动物的厮杀是浪漫的,甚至手指上感染的伤口疼痛都是浪漫的。

华特说得出每一种花名,而菲尔顿则谙熟他们的花语与传说,三千部族万计文明通过山河向他细诉,他转而把这些窖藏,时机合适时就着清风朗月或雨声淅沥和人分享,这算是旅者的浪漫,记录者的浪漫。

生命与文明的研究似乎大相径庭,但他们持有同一份的厚重,细胞内不见得没有山河,基因也同样是个难读的故事。他们彼此理解...

【学科拟人】生物学(莱斯华特)设定详解

生物学,年轻的学科,近两个世纪才真正发展起来,开始时难免带着些青年人的冲动与稚气,连带着自己的组员一起成了学科中难得紧密的可称得上集体的小组织。对生命和其存在的环境非常热爱,所以总不吝啬以有趣的美丽的语言去赞美他们,我想不少喜欢生物学的人都是被他那些有趣的科普书拐进来的。然而当你进入了大学之后,你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你每天学的那都是什么,化学全家桶、大物线代高数,偶尔回归正题学学动物学啊普通生物学。但奈何他魅力太大,就算知道前景不乐观还是有许多人原因花上几年窥的他面貌一隅。


但在他的世纪之前,是很长很长的被...

【学科拟人/数物】光潭

攻受无差,没有剧情,一审后的摸鱼产物

拙劣的同人作品,其人物设定来自于沈多欲,一切不入流的描写和人物表现属于我


姓名索引:

数学:霍尔斯·弗里德里希·赫伯德  Holls·Friedrich·Hubbard

物理:罗伊德·S·布莱克洛克 Royde·Stearns·Blacklock


在认识霍尔斯之前,他早已听闻了他的声名,那名字总牵着一句叹息,围绕着红酒杯或...

自调墨水性学色 晚灯 总觉得性学是相当温柔的学科,所以调了这种颜色,特地减少了一些金粉的量,很可惜写不均匀

自调墨水 生物色 浮海

【学科拟人/地理学主】砂金

第一人称自然地理学视角


姓名索引:

自然地理学:朱利安·施密特

人文地理学:英格兰姆·海伊

地理学:菲尔顿·海伊

生物学:莱斯华特·洛帕


他和我说起这些的时候,周身都浸泡在带着香料甜美气息的烟雾之中,地理学先生半垂着眼眸,半张脸伏在阴影之下,在一片虚幻的白色中,我头一次在他身上捕捉到了落日余晖被涤尽时的冷意。英格兰姆或许更喜欢把这种气息称之为,“厌世感”。


我有一阵子不和地理学一起旅行了,你知道,对我们来说,一...

来说说性学和医学的故事吧

性学是孤身一人长到成年的,在他还不叫sexual wissenschaft之前,他只是不死不老的怪物,跌跌撞撞的活在世间,张着迷茫的眸子打量世间,如此经历千载,怪物便懂得了如何为自己织就一身人皮,催眠自己说我与旁人无疑,直到那个医者对他伸出手来,他说:过来吧,这里有你的同类,我们陪你一起等待光。

后来性学有了很多的交叉学科,冠他和其他人的名字,并非所有人都愿意认他为上司,性医学算是那为数不多的人之一。泽维尔总能在回头时看到他的身影,他的眼神不同于海拾兹的那种倾慕,他笔直的站在那里,他说:我会是,一直会是您的根基。您的路即是我的路。

他伸出手来,像百年前的那个人一样。

——————————...

【学科拟人/路人视角性学主】玻璃萤火

我见到他的那天下着大雨,整条长街上只有那间酒吧亮着灯盏。风太大了,手中的那把黑伞起不到多少作用,我的裙子几乎湿透了,腰部以下的布料都紧贴在我的皮肤上,掠夺我的体温。加班到凌晨两点半,这座城市的公共交通早已抛弃了我,冒着雨独自走在这空荡荡的街道上完全是出于赌气,若是一路冷清倒也还好,至少可以不给自己放松的借口,但我看到了那盏灯,整个人便急速的坍塌下去,从星云变为一颗主序星,只可惜我已经燃烧不起来了。


我推开了酒吧的门,如此冒昧,甚至无视了那块写着“停止营业”的牌子。一位男性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回应了开门的“吱呀”,他“十分抱歉”的语...

23度蓝[科拟/生地]

我要激情转发神仙写文,论同人比本家优秀几倍是什么体验【泣】

川一(淡圈状态on:




23度蓝


科拟
cp生地,人设来自 @西风漂流与鲸歌
具体人设请去西风的首页了解!!(´∀`; )


生物_莱斯华特·洛帕
地理_菲尔顿·海伊
古生物学_温德尔·怀特


意识流短打,
复健失败,又叒写了没什么道理的东西x
惯例不玩学术


文中有不可避免的bug,还请无视...


开始吧↓


.


2007.6.19
16:18


他拾起一个沉默的像框,照片里的蓝纱线和阳光一起散落,末端...

来谈谈永生者的事吧

学科是时间流水中的雕像,流水铸就他们的身型,也磨蚀了他们的容貌,历史改变他们的性格,也掠夺去了他们的感情,他们是人,但也并非常人,有时会忘了什么是所谓活着,或许要以目视或触碰死亡来提醒自己,或许要以给予或索取爱来填充自己。

爱是经不起消耗的,你放在了某人身上便取不回来,他生前或许还能靠他的回馈收获回来,但当他逝去,所有他给予你的和你给予他的,都将随他的灵魂一起飘入时空的罅隙之中,你回头看,那罅隙透出隐隐的光彩,很美丽,但不可触碰,也没有温度。

所以他们大多只能向处于相同纬度的人伸出手来,他们大多只能在沙漏一次次的反转中收回自己给平凡人的感情。

性学与人类学那样基于爱和人类本身诞生的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