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学科拟人/梅毒学主】leo先生从不相信所谓爱情

 

是群活动,主题是告白

你真的期待暴娇告白吗?

 

 

 

姓名索引(就这么一个人真的有必要打吗):

梅毒学:利奥·罗兹

 

 

 

 

他双臂张开放在靠背上,指间夹着一根烟,那烟气在《六月船歌》的旋律中飘摇。客厅只亮了墙边一排的射灯,在朦胧昏沉的暖色光下,这个空间倒是有几分清吧的气氛。凌晨四点的清吧,仅剩的客人听着柴可夫斯基的曲子独自吸烟,手边还摆着一杯龙舌兰,听上去倒颇像是被情所困的落魄男子——但这种想法不能让利奥知道,如果你还想听到他的告白的话。

 

可是,天啊!告白者这个词放在利奥身上是多么的滑稽,简直像是一出荒诞剧,不管是两幕的《等待戈多》还是一句台词都没有的《呼吸》,喜爱着这些的戏剧爱好者现在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剧中人,还不如让他因为巴比妥①去世更合理一些。

 

他真的开口了,他说:“你相信爱情吗?”

 

话音刚落,还未给人思考的时间,他便嗤笑一声,把烟摁灭在了烟灰缸中,你看着那烟头,不明所以。而他早已点上了另一只,慢悠悠的吸了一口,脸上还是嘲弄的笑容。

 

“反正我是不信那狗屁东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知道这该死的玩意儿是艺术永远热门的创作题材,但管他的,我他妈又不是什么艺术之神,我可不认这野种是私生子。”

 

他自顾自的暴躁起来,或许是因为这个话题,又或许是因为他的柴可夫斯基作品集放到了《1812序曲》的高潮,总之他喝了一口龙舌兰,把玻璃杯重重的一放,翘起腿用那紫红色的吊梢眼盯着你。

 

“疯狂翅膀的风吹拂过我②——你猜怎么着,我那时就活在龙卷风的中心,疮木、铜片,红珊瑚,象牙灰,甚至还有处女,这些都在药单上,后来占据主流的是这个。”他从衣服里拽出那个吊坠,液态的银色金属在玻璃中滚动。他似笑非笑。

 

“还有所谓的预言③,那个时候的爱情就是男人们去妓院带回那玫瑰花的种子④。然后回来把它们种给自己的妻子,然后灾难没来,地狱倒是背在身上了。”

 

“最后有了青霉素,需要去死的人还是得乖乖去死⑤——你看,我见到的爱情是个什么东西,被猜忌和欲望践踏成一滩血泥的玫瑰,漂亮的令人作呕。”

 

他说完这些,喝光了最后一滴酒,起身俯视着你,顶多几秒钟,但感觉像五百年⑥,他丢给你一张音乐会的票,摆摆手走了。

 

所以现在你知道,他还是相信着爱情的。

 

 

 

 

注释:

①巴比妥:阿瑟·阿达莫夫(Arthur Adamov,1908年8月23日-1970年3月15日)法国荒诞派戏剧奠基人之一,死于巴比妥服用过量

②疯狂翅膀的风吹拂过我: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在因患梅毒而精神错乱的时候写下的句子“我体验到一个不寻常的警告:我觉得疯狂翅膀的风吹拂过我”

③预言:1665年,一个占星术士预言了一次大瘟疫,预言者说如果得了梅毒就会避免在这次灾难中死去,所以大量的人涌向妓院企图患上梅毒规避灾难

④玫瑰花的种子:指苍白螺旋体,梅毒的病原体,梅毒的疹子曾被比喻成玫瑰花,所以此处以这个代指

⑤需要去死的人还是得乖乖去死:指美国塔斯克吉梅毒研究,该实验追踪未经治疗的梅毒患者会出现什症状,在青霉素被发现后也不给予治疗,甚至在二战时通知征兵处不要让他们服兵役,直到1966年一个公共卫生署的年轻性病访视员彼得·巴顿向美联社举报此事,该实验才被停止,而此时该实验的实验者们仅有8个幸存。

⑥五百年:一般认为梅毒由十五世纪末开始传播,最初的病原体可能是来自从美洲返回的哥伦布的船队


 

 

 

本文参考:

认识梅毒:从一个疾病的历史与现状中窥见人性 - 陈语岚 - 知乎 Live

https://www.zhihu.com/lives/748872049438490624

《天才、狂人与梅毒》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