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我的英雄学院/轰出】月涌(r向注意)

 

 

 

突发性同人,作者平常写原创的,不建议因为这篇文关注我

并不太像肉的肉文....清淡的好像是豆制品一样【?】

不过都是蛋白质,问题不大

 

 

 

少年的头发是柔软的,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但真正有用手指触碰的机会,还是在一个月色翻涌的夜晚。

 

他注视少年良久,最初是因为能力,那时他一心想站到峰顶,却被迷雾蒙住视线,控制冰霜的人招来了暴风雪,而暗沉的灰色和过于刺眼的银白以能让人窒息的密度慢慢凝结成块,堵住他的呼救声,他却连自己在窒息都没有注意到,只是宣战一样的倾泻了自己的情绪,在某个安静的午间。

 

在那所有人都只看到冰晶耀眼光芒的时候,少年却朝他伸出了手。

 

“你是可以燃烧起来的。”

 

他看到血,看到伤口,看到疼痛。为什么这样的人还能鼓励他人呢?

 

他看到伤痕累累的人,他看到搏动温暖的心,他看到济世救人的英雄。

 

他看到光。

 

光驱散了迷雾,火焰融化了暴风雪,峰顶重新变得清晰,他仰起了头。

 

后来,他便总是想注视这个人,因为太阳偏爱少年,因为少年身上反射出的光芒比别处要让人安心。

 

意识到更多,是在另一个午后,校内泳池的水下,他看到一团柔软的绿色,跟着水流来回浮动着,简直像是什么活物一样,在炫耀着自己的生命力。他的手指收紧又松开,他眨着自己的眼睛,头一次清楚的明白了自己是想要靠近和触碰的。

 

光线投入水中,照在他的心上,水面本不是有聚焦效果的,但他分明看到了包裹着秘密的纸张被烧灼得破出一个小口,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洒了一地。

 

总有人认为命运偏爱于他,因为他有这样让人仰望的能力,冰霜的冠冕,火焰的权杖,他向来不赞同这种说法,他知道只有少年看到了他曾带着黑夜的镣铐。

 

但在这个月色翻涌的夜晚,脱下束缚的他确实真心实意的感谢了命运的偏爱。

 

他碰到少年柔软的发,它们带着温热潮气,纠缠着自己的手指,他亲吻过少年的额,亲吻过那时常带着水光,现下也泛着亮色的眼眸,亲吻过那因为局促而红润的脸颊,像是朝圣者的一步一叩,他进行着一个祭拜光的仪式。

 

他触碰,从脖颈的喉结和动脉起,下滑、摩挲,似确定自己拥有真实,少年偶尔小声叫他的名字,带着些许困扰和不解,他回应,然后继续确认,直到月色涌上少年的身躯,他赞美,然后侵入。

 

他不厌的敲击着欲望的钟,把颤抖呜咽的人拉向自己,手指顺着少年的脊骨一节一节的抚摸,最后抓了对方的手指带他碰碰他们相连的地方。少年闪电般的缩回,温热的内腔也缩紧了几次,他因此微笑,亲吻了少年眼下的几颗因为羞窘而越发明显的雀斑。

 

他们纠缠到月色铺满房间,那银辉像是覆雪,像是被阳光照射的水面。

 

房间中的呼吸声如潮水拍岸,如向着峰顶攀登的步伐,交替、重叠,始终都未曾将彼此抛弃。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