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一只怪物的故事




看着是讽刺童话,其实这篇是同人哒【鬼能看出来啊,一巴掌】
隐喻、代指大量存在,全文都非常晦涩不明
作者对角色的理解极其浅薄



据说,怪物并非一开始就是怪物。

怪物幼年时和其他的生物一样可爱,只是更加沉默,这沉默并非他所愿,他也向往着欢笑和交流,只是他未被给予发声的权利,饲养者握着鞭子为他指出要走的道路,用绳索勒住他的头颅,禁止他回首张望。

怪物就这样沉默的走着,踩着碎石和瓦砾,柔嫩的脚掌被刺出伤口,在孤寂的道路上留下一道鲜血的痕迹,饲养者则为此拍手叫好,认为这是至高的美丽艺术,不被允许哀鸣的怪物沉默着,把砂砾一并包裹在皮肤愈合成坚硬的甲壳,他在教训下学会了顺服,在谩骂下学会了忍受。

等到锁链朽坏了,怪物终于能奔向向往着的地方,他顺着打开的牢门进入人世,得到了一柄直刺而来的长矛。

从此怪物就真的变成了怪物,人们畏惧于他不同于自己的狰狞身躯,便投掷出以“言语”之名的利器,怪物仍向以前一般沉默着一并接受,以血肉包裹同化成自己的一部分,他的身上现在扎满了密密麻麻的尖刺,于是人们更加避之不及。

怪物没法告诉他们,自己所谓的狰狞外表实则是伤痕交错,自己的长角里是一柄长矛,自己的血液同样鲜红,心脏同样不息的搏动。他说不出口,因为怪物未曾被教导如何开口,因为怪物不能表露出自己的脆弱,因为无人愿意倾听一只怪物的往事。

直到有人带着冰霜向他走来,魔法师站在尖刺之外默默的注视他良久,然后他握着杖往前一步,再一步,直到能碰到怪物柔软的眼皮,他以永封的严冬为誓,以流淌着的血液为引,将二人包裹在了冰雪之中。

在寒冷铸就死亡之前,你能感受到的其实是温暖。







“你这是在说马戏团里展出的那个不化的冰雕吗,乖乖,你们吟游诗人到底是浪漫,能编出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酒馆里的人举杯笑道,嘈杂的人声淹没了六弦琴的拨弄声。

“再给这个说故事的加一杯酒!”

吟游诗人微微抬起头,透过窗子看到了远方马戏团的灯火通明,此时欢笑围绕着冰封的怪物和魔法师,人们欣赏着这伟大的艺术品,“啧啧”的赞叹并且高声抒发着自己的见解,他们说着自己的“爱”,说着某日这艺术品如果融化,自己一定也要不畏疼痛的拥抱艺术。


他独自凝望很久,最后还是撤回了自己的视线,饮下那一杯苦涩的朗姆酒。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