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生地】献给菲尔顿的花束

翻到了这篇,再次郑重感谢该作品的作者爸爸,这次的生地本里应该也有一篇文是以这个时间为背景的,关于新生中的菲尔顿和生地的往事

寒溯:

献给菲尔顿的花束

 文/寒溯


cp:=生地

生物:=莱斯华特

地理:=菲尔顿

 

我流生地短打

脑洞来自《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人物属于西风,ooc属于我

 


#

 

“理解是最大的残酷。”*

 

从短暂的恍惚中恢复,莱斯华特发现自己正念叨着这句话。像往常一样娴熟地换走花瓶里干枯的花束,他在他苍白的额角印上一吻,悄然转身,缓缓关上了房门。风把窗帘吹成白色的幻觉。时钟的声音渐渐充斥整个房间。

 

他两手拧紧在身后,试图把担忧掐碎在冰冷的指尖。

 

#

 

——“你在念叨什么?”

——“嗯?”

——“刚才那句。”

——“理解是最大的残酷。”

——“哪里见到的?”

 

哪里?忘记了。

 

#

 

然而担忧仍然从他的指尖溜走,顺着手臂向上,缠绕住他的大脑。

他忘记了从他睡下的那日起到今天过了多久,时针只是不知疲倦地转动,水纹般在房间中层叠。他想大概已经过了很久,在那之前的事都模糊成冬天窗上的白雾。但仍然有什么在促使自己努力去回想。也许那是一个重要的命题。

他跪坐在床边,用自己的手攥紧菲尔顿的。闭上眼睛,他将它们贴近自己的脸颊,冰凉,冰凉,与烧得发烫的温度。

如果……

如果什么……?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一直把花束放在你的窗台。”

——“……为什么?”

——“那样……会让这个屋子明媚一些吧?”

 

花束……花束……

献给……的花束?

 

#

 

那天他鬼使神差地做出这个决定。他把假花从菲尔顿窗台上的花瓶里撤走,倒半瓶水,换上刚从花店带回来的新鲜花束。

如果花朵枯萎,就再次换上新鲜的。

要一直,一直,盛开下去。

 

#

 

——“……菲尔顿。”

——“怎么……?”

——“理解是最大的残酷。”

——“如果你再也不是你……如果你拥有的所不变的东西,只剩下躯壳和名字。”

——“如果你拥有一个崭新的,从头开始的核心。拥有另一种言谈、另一种思想、另一种方式与世界相遇。如果我们所有的过去在你的脑海中干枯成河床的痕迹。”

 

如果,荒原演替为芳草,废墟孕育出森林。

沧海桑田后一切的我们成为死去的化石。

 

——“你还会不会理解我们之间的所有,和现在一样地相爱?”

 

献给菲尔顿的花束。

献给……菲尔顿的花束。

献给……菲……

 

斜阳透过窗楹,在他的发梢镀上金色。

他睁开眼睛。

 

#

 

——“会的。即使河源枯竭,流水干涸,我也会循着残痕的去向,以崭新的方式寻找到你。”

 

- Fin -

 

*“理解是最大的残酷。”——《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

*换鲜花这个事情……大概是指,莱斯华特希望如果菲尔顿是这个瓶而他们之间的爱是花的话,虽然发生更替,但仍然能够保持下去。

*对话都是莱斯华特在回忆,试图记起书名。大致是地理学科重建这样的背景。从菲尔顿睡下开始莱斯华特一直陪在旁边,时间很久,他忘记了关注时间,也忘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


评论
热度(34)
  1. 西风漂流与鲸歌寒溯 转载了此文字
    翻到了这篇,再次郑重感谢该作品的作者爸爸,这次的生地本里应该也有一篇文是以这个时间为背景的,关于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