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学科拟人/地理学x气象学】行板(bg注意)

一时兴起的摸鱼

说不准是不是cp向,自由心证吧

姓名索引:

地理学:菲尔顿·海伊

气象学:凯雷温·南达

凯雷温今天穿了一件银灰色的缎面连衣裙,露出她天鹅一般的脖颈,一颗碧蓝的宝石随着她漫不经心的动作微微晃动,那两片精致的锁骨则成了这精灵的鳞翅,支撑着它在这视线的花朵中飞行。

她没有身处什么晚宴的现场,这里不存在小步舞曲。红酒和烤火鸡的香味总沉积在暮色已歇的夜里,清晨只承载得起轻盈,午后则弥漫暖色的睡意,而此刻是清晨和午后之间的无趣时光,凯雷温只得挺直了脊背坐在会议室的皮椅子上,听着无趣的人说无趣的话。她穿这样的一袭裙子坐在这多半是男性的冰冷空间中,并非是希望表达自己的反抗,只是因为想穿。

她时不时的也会说上几句话,多半是伴随着锐利注视的反驳,她有北国深秋凌晨五点晴朗天空般的眼睛,带着微冷干燥的风、果实的微甜和万物凋朽的气息。

至于零落的虫鸣,她不会唱给你听。

散会时,她踩着黑色高跟鞋,踏过长长的走廊,中途停了半分钟——为放下她挽起的长发,那白色的发忽的遮住她被银灰色线条分割成几块的背部,如同忽来的暴雨击打在玻璃上,留下一片朦胧的遐想。

她在人来人往的大厅开始旋转,像在舞会领舞一般,扬起她不规则的裙摆,因为想要这么做,转到第五圈的时候她重心一歪,还好被人扶住了腰,没成为一个笑柄。

她向菲尔顿致谢,略略低下了高傲的头,青年问她今晚要不要去酒吧喝上一杯,她同意了。

虫鸣。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