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科拟/地理x你】启封

 

 

 

写给川一

 

 

 

 

下飞机的时候,你在托运的传送带旁边又遇到了那个青年。

 

你在飞机上便看了他很久,隔着一条过道偷偷打量他的侧脸,看着他吃掉了三个水果味的棒棒糖,读完了半本散文集,似乎还发了很长时间的呆,那时候他的手指在书页上划来划去,轻微的摩擦声传不到你这里,但你想象得到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磨得你心头发痒。

 

他长得很好看,柔软的栗发和琥珀色的眼睛,勾勒出午睡后让人满足的舒适感,你看了那么久也不觉得厌烦,但这不是你留心他的唯一原因,你关注他,更多的是因为他身上的那种朦朦胧胧的熟悉感。

 

但你想不起来你们是否曾经遇见过。

 

你站到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看着滚动的履带,你先拿到了自己的旅行箱,蹲下来装模作样的整理了一番,直到他也拿到了自己的东西,你才拖着箱子跟上去。

 

“我叫菲尔顿,全名是菲尔顿·海伊。”

 

在心中默默盘算的你被这声音吓得一个激灵,惊恐的抬头对上了青年的眼睛,他带着温和的微笑,在人来人往中只注视着你。

 

各种各样的情绪掐住了你的喉咙,你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们堵路了,去机场巴士上说吧。他走出两步,又回头看你“刚刚一直在看我的不是你吗?”

 

 

五分钟后,你垂着脑袋坐在青年旁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奇怪行为,到底怎样的道歉才算诚心诚意,要不要再请他吃一顿饭什么的,你摆弄着手指纠结了很久,最后被青年递过来的一颗栗子打断。

 

你至今记得那天暴雨初停,晚色自天际降落,经地上的水洼反射进车内,堆积在他的眸中,你和你未来的恋人在巴士上共享一袋糖炒栗子,在交谈中把朦朦胧胧的熟悉变成了真正的熟识。

 

 

 

 

 

 

 

 

 

 

 

 

 

拟人体是不老的,你的恋人从未变过分毫,只有你在时光的流逝之中越发惶恐,当情感变成了刺穿你的利刃,他却依旧能够包容下你的歇斯底里,以踏尽百川的气度与温柔。在旁人眼中你是孤独此生的老妇人,在生命的最后倚着窗棂回忆往事,他们不会想到你的恋人一直都在,他见证了你的一生,并且带着这份记忆继续做一个旅人。

 

你为曾经拥抱他而感到幸运,他也因遇见了你而感到温暖。

 

所以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