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黑历史预警】分享一下十四岁的时候写的文

应该能看得出明显的进步吧x


cp是aph独伊,请避雷


【独伊】美人鱼

写到后来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quq

一开始想写BE的,因为人鱼会带来不幸,不过写着写着就HE了我真的控制不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路德维希开始每晚每晚地梦到一条奇怪的美人鱼。与德/国神话中的洛雷莱不同,这条人鱼既不是女性,也没有什么冷艳的外表,出现地也更不是什么莱茵河。

初次见面时他躲在礁石的后面,眯着眼睛怯怯地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像出生不久的幼猫。他们僵持了很久,久到那孩子焦糖色的头发被太阳熨烫得蓬松。若是平时,路德维希定不许自己浪费这么长的时间,不过现在他却没有一丝厌烦,竟是希望这样宁静的对视再久一点。

最后还是那个男孩子先打了招呼,听到回应后他又一跳一跳的从礁石后弹了出来(这时候路德维希才发现他的鱼尾),不过还没等路德开始惊讶,他就一个跟头摔进了膝盖深的水里,努力了几下没能爬起来,索性试图滚到路德脚下。

路德维希觉得心目中美人鱼的形象被颠覆了。

不过犹豫再三他还是把那条美人鱼男孩抱到了岸上,男孩高兴地摆了摆鱼尾以示感谢,甩了路德一脸海水。然后男孩愉快的枕在了路德维希的大腿上介绍起了自己。

他说自己的名字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在海中寻找美丽的女美人鱼时被一股洋流冲的迷失了方向,在这里呆了不久就遇到了路德维希。

“你看上去并不像哥哥说的那么可怕”说到这儿时费里毫无防备地笑了起来,“你并不想把我吃掉或囚禁起来,不是吗?” 

路德维希并没有予以否认,事实上,他正看着费里发呆,这是他平常绝对不会做的事,或者说发呆这种事情就不会出现在一位德/国/人的身上,而他回过神来时也发现了这一点。并不好意思的把它归结为“对新物种的好奇”。

不过费里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投向自己的目光,他现在正趴在沙子上堆着沙堡,并用绿色的尾巴怕打着沙滩,这个孩子气的举动让他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成年人(鱼)。

路德觉得神话什么的真是不靠谱。


这些梦开始一点点的对路德维希的生活产生影响,他对此感到十分焦虑,“沉迷于梦中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这个严谨的德/国人这样想,“说起来他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可不记得我曾见过他”

路德维希决定在梦中问一问那个男孩,但很快他就发现,梦中的自己根本无法将这个问题说出口——梦中的他并不觉得这是个梦。那些阳光,海风以及那个人鱼男孩,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让人找不出证明它们不存在的理由。

他曾怀疑过这是过度疲劳的结果,但即使在休假时,这样的梦境还是在持续,于是他去咨询了“自称”是心理医生的伊丽莎白。

“路德维希,”伊丽莎白医生严肃的看着他,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其实她根本不近视)
“什么?”看着对面(看似)沉稳的女性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路德莫名的有些紧张。

“经过我的分析,我想你大概是思春了”

路德默默的拿起一旁的水杯,把胃药吃了下去。

“伊丽莎白医生,我今年25岁,思春期早就过了。还有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思春的我会梦到男孩子吗!?”

“正是因为思春才会梦到男孩子好吗!”伊丽莎白一下子站了起来,颇为激动地说。

路德维希又吞下了一片胃药。


在一个一个梦境穿起来的世界中,路德与费里每天都在银白的沙滩上相遇,他们在温暖的阳光中席地而坐,大部分时间费里都在叽叽喳喳的与路德说话,并向他撒娇,不过偶尔他也会唱起歌来,传说人鱼的歌声会带来灾难,但路德维希从不曾怀疑过费里,他无比相信这个男孩。有时费里会用沙子教他作画,虽然最后总是以他放弃收尾,可一看到费里的笑脸,他就觉得无论费里如何胡闹,其实都可以原谅。

他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男孩了,路德维希想,多么荒唐!对方可是一个梦中的人物,哦不,是一条梦中的人鱼。这个想法让他心神不宁,也许是表现的明显了些,他的上司弗朗西斯给了他两个月的带薪假期。

“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转转,寻找一下自己的心上人嘛“那个大不了他几岁的法/国人如是对他说。

于是路德维希以“作为一名建筑设计师,实地观察各国建筑对设计很有帮助”这样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开始了一场旅行。

尽管他并不愿意承认,不过这次旅行有一半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那条在梦中出现的人鱼。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结识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家伙,比如在酒吧遇见的那位粗眉绿眸的英/国人,以及和他同行的那位在酒吧里吃着汉堡的美/国人,比如在夏天依旧围着围巾,笑起来纯良无比但时而令人觉得非常恐怖的俄/罗/斯人,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的,散发着“不要靠近我”气息的女孩子。

但最终他也没有找到梦中的男孩子,虽说这样的结果在预料之内,可他还是有些失望。

飞机还有三个小时才会起飞,于是他走进了一家冰激凌店,准备在这里修改一下设计图纸。后来的后来,他十分庆幸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

“Ciao,请问你想要点儿什么?”焦糖色头发的少年眯着眼睛,笑的温暖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