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地理学(菲尔顿)设定详解和(我流)学科拟人体对自己的身份认同

 关于地理学危机,可以戳这个链接看一看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99216/answer/33102336

 

 

就突然想写菲尔顿的解析!我好喜欢他的其实,虽然我平常完全没表现出来.....

 

 

在我的世界观里,“拟人体”是类似于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学科、城市、气候、名校等等,都可能有自己的意识体,我一直倾向于把他们表现为一类比较特殊的人类,他们经历过漫长的年岁和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他们又和我们没有什么区别,也有着挣扎的情感和不同的想法和选择,人类会怀疑自我,人类对自己的定位不同,他们同样也是这样。

 

关于学科拟人,其实我也不是什么考据党,我会查少量的资料想要明白这个学科的发展过程和它研究的范围,然后自己脑补他们在经历了这些后会形成什么样的性格,他们的学科研究宗旨是什么,他们需要怎样的个性才能从事这种研究,比如说性学先生的善良和包容,是因为研究需要面向所有的个体,不管是大众还是少数群体都需要研究,比如说动物学的活力和热爱冒险,是因为他活的太久了,需要偶尔用接近死亡的刺激感让自己意识到生命还在流动。

 

菲尔顿是我家最为特殊的一个,关于地理学,三大分支(人文地理、自然地理、地理信息系统)研究的东西天差地别,听过一个说法是“地理学是博物学分裂后留下的一个类似克什米尔的东西”,而事实上,地理学也曾经一度丧失自己的学科地位,全美实力最强的前20位大学都没有地理系,而在两次的“地理学危机”中,人文地理学家努力的想要维持地理学的地位,而自然地理学家因为可以在别的学科继续发展而比较冷淡。

 

那地理学这个一级学科对此态度如何,在我家地理学菲尔顿身上体现的是“置身事外毫不在乎”。

 

菲尔顿从来都不认同自己的学科身份,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担负起什么所谓的学科责任,他不像医学埃德加那样作为医者奉献自己(他完全认同自己的学科身份并勇敢的背负责任),不像生物学莱斯华特一样热爱研究,和研究者们共同展望未来(他在认同的同时也保留自己身为人类的任性权利)。菲尔顿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自己想做,自己喜欢,他一点都不在乎他人是否承认“地理学”这个学科,因为他认为自己是“人”。

 

他不喜欢他人称之他“地理学”,而坚持要人称他身为人类的名字“菲尔顿·海伊”。他甚至不愿意把自己温热的外皮展露给不相熟的学科们,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并不属于那些人中的一个,他反倒更认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被他划进内心的人,当然也是有的,他欣赏的愿意去在乎的那几个人,他不吝啬去付出他仅存的一些热度,某种程度上,这些在乎的人是牵住他的丝线,让他不至于变成一个空有外壳的兵马俑。

 

菲尔顿不需要他人的怜悯,他喜欢自己现在的生活。若有一天他真的消失于世间,他会记得笑着拥抱他在乎的人们,一一和他们告别,然后从容的踏上旅者最后的一段路程。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