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学科拟人/生地】一只引人思考的节肢动物

 

 

给 @川一 爸爸的糖

但似乎并不是很甜

恋爱让人丧失自我啊【棒读】

 

 

 

 

 

菲尔顿在浴室发现了一只蜘蛛。

 

这只巴掌大的灰黑色的节肢动物现在和他共享这这个房间,人类站在地面上,站在现代文明给予的24小时热水和不落的光芒中,年龄远大于人的动物趴在天花板上,展示着绝妙的倒悬技能。

 

他自然是不会想把它赶出去的,从各种方面来说他都没有理由这么做。

 

关掉水龙头,菲尔顿把自己泡在整缸的热水里,看着节肢动物发呆。他回忆起自己曾经也是厌恶在屋子里看到放肆的昆虫们的,是什么改变了他的观点?是法布尔还是蕾切尔女士?

 

是在卧室等着他的恋人。

 

菲尔顿自认是个不太在意他人看法的人,活的肆意潇洒,不愿意被任何条条框框局限住,偶尔妥协也是为了获取更多的好处。对于合得来的旅伴他自然不会在意表露出自己的善意,反正在普通人短暂的一生中很难有见第二面的机会,他的温暖就像如此浮于表面,再往下探一寸就会被寒冷的疏离击回。他是海、是漂泊的信天翁、是甘愿孤旅的人,不愿为了什么人绊住脚步。

 

但有些人就是他妈的不一样啊。他气结,郁郁的为自己被“爱”这种东西打垮了傲骨赌气,然后逃避一般的垮下来,往水中又缩了缩。

 

莱斯华特让他变得都有点不像自己了。

 

他看回蜘蛛,转而想起一些其他的问题,比如上一次旅行时发现的小餐馆、几张送去打印忘记取回的照片、一只气质很像华特的猫。

 

他想起和莱斯华特出去野营时,对方面对帐篷中居住的除人类以外的诸多生物,会露出的那种困扰又喜爱的可爱神情,华特和它们道歉,也不管那些小动物们听不听得懂。

 

【我们在此借住,打扰了你们非常抱歉,只是能否做个相安无事的邻居,我会给你们送些小礼物的】

 

和莱斯华特一起旅行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被毒虫攻击过,一次都没有。

 

 

 

他从已经变温的水中站起身来,裹着浴巾跑去找自己的恋人,拉着他来判断那只节肢动物的物种和性别。

 

好吧,承认自己的败北也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青年眨着琥珀色的眼睛,觉得这种形式的束缚其实很让人舒服,就好像是在严冬时节裹着厚厚的被子做春暖花开的美梦。

 

海有生灵作陪,信天翁有风共行,孤旅者有藏在心中的景色。

 

菲尔顿有一个“特许通过”的恋人。


评论(1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