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学科拟人/摸鱼】性学x你 非爱情向 隐动性

 

 

他是很适合佩戴玫瑰的人,所以你上班时总会给他带上一支,带着露水,刚刚从邻居家的大花圃里剪下来,大部分时候这花会被他放在办公室的花瓶里,汇成红红白白的一瓶,偶尔抽去几支已经枯萎的弃进雪地或夏季的树荫下。也有时你会把他们别在那人永远是黑色的西装胸前,祭日和葬礼别白色的,宴席和会议别红色的,别玫瑰的时候你离他很近,一抬眼就是那人流动黄金般的眼睛,温暖的、包容的。于是这香气总会环绕在他周围,玫瑰的香气据说会使人开心,而你也只不过是希望他能多笑一笑,真心实意的那种。

 

你知道他并非常人,他有世人追逐的不老容颜,其代价是责任与沉重的过往,他对你未曾隐瞒,你也妥善的收好了那个秘密,日复一日的注视他的背影,踩着他的影子过活。

 

你爱他,广义上的那种,你们早已过了爱谁就要用誓言拴住对方的年龄,这爱就更近似于憧憬、欣赏,是每日的问候与圣诞的一餐饭,是工作上的默契和生活中的指点,仅此而已,也最好止步于此。你并不遗憾,他也有能共度更长年岁的并肩人,那人是真正的火红,比起点缀似乎更善于浸没,把你的协助人拽进一潭绯色的汪洋,在灰与金上镀烛泪,镀一片辉煌的日出。

 

他理应得到这些,得到爱与敬仰,得到你为他奉上的年华,他给你的回礼甚至几倍于你的奉献,时间将你的身体拉扯成一块皱纹横生的软面团后,你仍能清晰的回忆起与他共事的过往,数据与话语落在白纸上,油墨和玫瑰香气掀起你的发尾,然后你在欣悦的气息中缓缓的露出了最后的笑容。

 

 

 

 

大概是先生的助手小姐姐的回忆录之类的东西,先生你真的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并不是】

只是即兴摸鱼,别细究太多,最近为自己的知识面和阅读面的狭窄深深的打击到,所以在努力写练笔,被打扰的话我先行道歉,祝大家今晚好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