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23度蓝[科拟/生地]

我要激情转发神仙写文,论同人比本家优秀几倍是什么体验【泣】

川一(淡圈状态on:





23度蓝



科拟
cp生地,人设来自 @西风漂流与鲸歌
具体人设请去西风的首页了解!!(´∀`; )


生物_莱斯华特·洛帕
地理_菲尔顿·海伊
古生物学_温德尔·怀特


意识流短打,
复健失败,又叒写了没什么道理的东西x
惯例不玩学术


文中有不可避免的bug,还请无视...


开始吧↓










.


2007.6.19
16:18


他拾起一个沉默的像框,照片里的蓝纱线和阳光一起散落,末端扭在一起,系成琴弦而令万物有声。


灰尘堆积成时光彼岸曝露的雕塑,手指微倾,模仿扣下快门时指节细微的移动。


期冀、希望、古怪的冲动、偶然的聚焦... ...


他是为什么才得以决心击毙一个摇晃的瞬间,底片上只是一片静寂蔚蓝的旷野,却能听见光唱出盛大庄重的歌声。






2018.6.19
13:02


经线被人为地攥成一束,时差便如约到访。


菲尔顿从一个充盈着稠绿色和雾雨的梦中苏醒,塔肯雨林里廉价的雨水似乎成了一道沟通梦和现实的津梁,他处于云端的意识,最终被拉回地表汇成河流。


揉着乱蓬蓬的头发掀开被子起身,微冷的空气随之灌进了半敞的衣领。床边的音响被谁早早关掉,盒子里满溢的雨声就这么蒸发在了突然折断的电流之中。


这段长达一时五十五分的音频是菲尔顿录来当白噪音用的(他当然也热衷于从世界的各个角落捎回各种各样的纪念品)。他竟然有些怀念那样湿漉漉的睡眠,索性在属于他和莱斯华特两个人的空间里虚构了森林的一个细碎桥段,内含一幕珍贵的金肩鹦鹉的唱词、两三种气味的风。雨声则如树叶间隙的黑夜,恰好足够落进一双渴睡的琥珀色眼睛。


2018.6.19
13:29


莱斯华特合上那本相册,他手里捧着的是另一个人渗着藏青色的孤独——装帧精致,接骨木花的图样被细心绘在显眼的位置。


水痕延展成了灰色的、干涸的海,那里曾经有过散发着酢浆草味道的液体,缓缓淌过每一笔细线的骨骼。


是一份不知是何时的赠礼。



记忆是点燃的烟草,渊薮里白雾迷途。



比之于他,菲尔顿去过太多太多地方,那个有着柔软如绒羽的发丝的青年,熟稔每一种角度的天空,星图刻在他视线移动的惯性里,连风雨倾斜的方向,也可能成为被他解出的谜语。


青年的自由是《奥德赛》。


莱斯华特记不太清是在哪天,菲尔顿拍下一个鹦鹉螺螺旋的壳纹,那张图片深更半夜从位置不明的海底传输到他常亮的电脑屏幕上。他这才隐约意识到,数据流对面也在醒着的人,分明在不断定义着新的渴望和自由。


但现在这个伟大的定义者正哼着一首轻快的西语歌,一边打开了自家烤箱的门。


“华特,你在干嘛?我烤了些蛋挞,你的那份我放了半糖和苹果粒。”菲尔顿从碗架里抽走一个平盘,之后空气中就兑进了焦糖和蛋液的香味。


他的手指里握着一碟甜味的简历,像过去的每一次、每一次一样——一个淡蓝的平盘,成为锡纸、鲜奶、盐和糖的票夹。


“我最近迷上了蛋挞。”他笑着解释最近下午茶的内容固定的原由。随后莱斯华特便看到流浪的风忽然闯进屋子,青年松散的衣领和柔软的发随之起落,带来零星野茉莉的气息。


2018.6.19
13:35


[我仿佛看见一片云层垮塌的废墟——那些发亮的、蓝色的钉子,一个个地敲进这缓慢凝固的上午。]


“没记错的话,这是你那本影集的原稿之一。”莱斯华特把一张卡片放回原处。“是六年前的礼物。”


菲尔顿花了不少力气将它装订成书籍的样子,并在扉页上写下了一段话*——虽然之后他越发认为没那个必要。而后,它在六年前的圣诞节清晨成功抵达了莱斯华特的办公室。(这段话的来源是温德尔随手写的一首诗里的几个句子。)


那时的胶卷机,吞下窗外千万里的蓝——像为小说添一句艰涩的注释,或者复述一个在漫漫时光中变调的故事。


菲尔顿并不愿回忆自己蹲在充斥着血红色的暗房里洗胶片的漫长而无聊的时光,但至少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把一些切碎的、模糊的时日,与白胶、与优质的墨水,连同那些无味的银盐,钉入一片接骨木花的影子。


有一段时间,他们的距离频繁地大于一个黑夜。菲尔顿便开始着手收集和编排这些东西,从只有黑白、只能想象那些颜色开始,到色彩丰盈到忍不住去想象黑白结束。或许,或许至少他那时是目的不明的,只不过想要倾诉些什么——给一个听得懂他的每一个像素、并隔着黑夜思念他的人。


莱斯华特理解他和自然的血缘。他们的爱是柔软而自由的,就好比一句过分直白的诗,一撮干燥的糖粒——够下一场雨,或者醒一杯酒。



2018.6.19
13:49


你在距离之中,
你是世界的语言,
你代表永恒的虚像,
你贮藏光明。*


“华特,记不记得十八世纪的天蓝计?发明那东西的人简直是天才。”


他靠着华特的半边身子含糊地提问, 他的习惯唆.使他为自己做一餐麻烦的下午茶,却支持不了醒着度过整个本应是黑夜的下午。








蓝色浸染了那相册内容的大半,甚至夹杂着不少不甚专业的模糊和抖动造成的重影。催化了的蓝色,在几帧僵硬的震颤里堆在一块,溢出像是闪蝶的磷翼做成的纸页。




曾有人想要定义蓝色。


因为镜子上细密的水雾、黑夜边缘羸弱的萤火*,为天空刻下了字迹模糊的标尺。


他想着,也许定义自己的、以及定义他的人,是看到了什么迷人的所在。


就像他看到了他一样。









2018.6.19
13:50





“那是霍拉斯·索热尔的杰作。”


怀里的人安然睡去,天空的颜色缓慢滑向23度。





“菲尔,你是谁的杰作呢... ...”






FIN.






*天蓝计:1789年,科学家霍拉斯·贝内迪克特·德·索热尔发明了天蓝计,用于测量天空的蓝色深浅程度,并编号0-52。(“镜子上细密的水雾、黑夜边缘羸弱的萤火”指的是0°和45°左右的蓝色。)


*那四句没啥出处,是我瞎掰的
(´・ω・`)


*主要想通过一些概念和实际的媒介(比如它的主题-蓝色以及那份菲尔顿准备了八年之久的赠礼〔我觉得旅者为远在另一个城市的爱人分享他所见到的世界真的是很甜的事啊ww」),去表达他们的一种处于变化中的相处状态和态度吧(就好比天蓝计的色轮一样),但又存在一些牢固的、近乎信念的东西——例如信任、例如爱。
不过我因为笔力崩盘式下降,这篇可能特别晦涩,但我已经把能表达出的东西都展示出来了,不能理解的地方,敬请评论区wwww


*关于那首诗(还是我瞎掰的x)的全文,放在下面(高low预警)


concerto in sky minor


协奏、
五月的风箱*
与不断倒塌的湖,
将晴朗的迷楼
拆解成
自由。


我看见一片云层的废墟,
那些发亮的、
蓝色的钉子,
一个个地
敲进
这缓慢凝固的上午。*


它微锈的音管*、
脱落的光;
泛滥着,
倾斜——
栖于帆桁*
和一个飞行着的黄昏。


Jun.2009



注:
*风箱  及下文的  音管   属于管风琴(一种乐器)的配件。
*第二段的解释   描述的是:云层稀薄时能从中看到蓝天的景象。
*帆桁  桅杆组件之一。


(好的我要向温德尔先生道歉...
如果您看得到,会发现我这个冒用您名姓的人,写诗水平可以说是十分low了..._(:з」∠)_
可惜了有次元壁,您也看不到啊,,,就让我狂一会儿嘿嘿嘿xxxx


评论
热度(26)
  1. 西风漂流与鲸歌川一(淡圈状态on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激情转发神仙写文,论同人比本家优秀几倍是什么体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