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来谈谈永生者的事吧

学科是时间流水中的雕像,流水铸就他们的身型,也磨蚀了他们的容貌,历史改变他们的性格,也掠夺去了他们的感情,他们是人,但也并非常人,有时会忘了什么是所谓活着,或许要以目视或触碰死亡来提醒自己,或许要以给予或索取爱来填充自己。

爱是经不起消耗的,你放在了某人身上便取不回来,他生前或许还能靠他的回馈收获回来,但当他逝去,所有他给予你的和你给予他的,都将随他的灵魂一起飘入时空的罅隙之中,你回头看,那罅隙透出隐隐的光彩,很美丽,但不可触碰,也没有温度。

所以他们大多只能向处于相同纬度的人伸出手来,他们大多只能在沙漏一次次的反转中收回自己给平凡人的感情。

性学与人类学那样基于爱和人类本身诞生的学科,毕竟还是少数,有人暗暗的羡慕过他们,但拥有如此多的情感寄托者真的是好事吗?他们也不确定,毕竟失去的痛苦远是被爱的欣悦的几倍有余。

他们的迷茫与挣扎,或许并不仅仅因为他们经历的,也因为他们的存在。光是瑰丽的,水是柔缓的,爱是温暖的,但他们逐渐远去,逐渐流逝,逐渐破碎,雕像仍立着,等一场落雪,一只栖鸟。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