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科拟生地/城拟沪宁】吃甜食的节日是一定要过的

 

中秋节快乐啊

 

 

姓名索引:

生物学:莱斯华特·洛帕

地理学:菲尔顿·海伊

上海:萧明安

南京:季望

 

 

在十点二十七分的时候,菲尔顿把做好的糕饼送入冰箱中,心满意足的关上门,舒出一口气。转身时被身后的恋人吓了一跳,刚吐出来的二氧化碳还没放凉又被压进了肺里。

 

“你折腾了一晚上在做什么,连南瓜都搬出来了。万圣节可还有一个多月呢。”莱斯华特拍了拍栗发青年的背,安抚他大晚上被吓到的美食家,笑着收下了对方毫无威慑力的瞪眼。

 

“是在做月饼。”菲尔顿踮脚咬了一口恋人的脖子泄恨,然后拽着莱斯华特离开厨房去收拾乱七八糟的餐桌“明天是中秋节,要吃月饼的。”

 

“甜的?”

 

“甜的。”

 

华特沾了点桌子上残留的馅料,递到菲尔顿唇边,青年毫不犹豫的侧头用舌尖把南瓜酱舔走,手上整理模具的动作都没停,这种默契源自积年累月的相处,和他温热的口腔一样容易让二十多岁的生物学浮想联翩,就这会儿功夫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趁着明天的大好月色折腾一番,擦桌子的动作都跟着利落了不少。

 

其实说菲尔顿是因为喜欢中国文化才鼓捣这么半天,也不尽其然,他感兴趣的说到底只是甜食本身,但你要说他不喜欢中国文化,那又肯定不对,毕竟除了旧金山,各国城市拟人体里他就数和上海最熟。萧明安的英语说得不错,菲尔顿的中文也颇为地道,两人在对糖的执念上也可算是有共同语言,就这样一拍即合,时不时发几封邮件沟通沟通,互相塞上一波狗粮,这友谊也算是难得,只可惜冰皮月饼和鲜肉月饼都没法跨越这一个太平洋的距离,只得隔着屏幕云食用一下。

 

隔着十五个小时的时差,这边还里中秋差几个小时,那头不知道是不是连中午饭都吃完了,菲尔顿轻巧的点了发送键,祝愿远方的中国情侣不会因为月饼的甜度问题争论一番,打着哈欠拐进了卧室,窝在被子里和恋人道了一句晚安。

 

 

 

 

 

萧明安直到晚上才看到那条简讯,中午时他还和季望沉溺于小别胜新婚的肉体缠绵之中,那叮咚的响声早被埋在床榻之间。他起床时甚至已经是霞光满天,过长的午睡使他昏昏沉沉的摸了半天手机,季望就倚着靠枕看着他找,一幅自己造的孽自己解决的模样,不过也就看了三分钟的热闹,最后还是看不下去,从床头柜上捞了座机话筒给他打了个电话。

 

 

你看,吃甜食的节是一定要过的,那些糖分不光是流进了血液里,也在所爱之人的眉目上晃着令人温暖的光,那光使他们看起来像是糖稀铸就的小人,在亲吻时他们融化并包裹住你,使人昏昏沉沉的在糖浆中睡去,一个美梦从煮着糖浆的锅底浮上来,落在你的眼睫上。

 

也不一定是梦境,因为有时现实也会和美梦一样让人止不住回想。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