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漂流与鲸歌

头像是自家性学先生,画师是枕丢,背景是花反爸爸提供的,关于《长角之人》的通感绘画

森林怪社团社员

有全世界第一可爱的cp砂糖糖

产出科拟生地以及性学相关,生地性相关杂食,也喜欢自家生物组的氛围

ky谢绝,拒绝礼节性回关,谢谢您的合作

【学科拟人/动性】眠

 

没有人能看出这里有性暗示【不过是双重隐喻,理解成正常的意思似乎也没问题】

 

 

 

 

 

他曾经活跃在黑暗之中,活跃在昏暗的灯光下,穿梭于廉价的香水、污秽遍地的街道和男男女女的声色蠕动里,前程未卜的怪物睁着金色的眼睛,他金色的眼睛映着,涌动着的白雾,和红色的霞光,他以身躯书写着人的两面性,那时他夜夜不得安眠,寒冷和疼痛是他生命忠实的守卫,提醒落魄的贵族他还活着。

 

他也有过一段好眠,为他敞开的不求回报的门,避雨的屋檐与温暖的笑容,他怀念那忙碌充实的时光,世界的温柔被无限放大,以至于他甚至乐观到了天真的地步,他坚信这是他等待的,活在幻梦般的城堡之中,幸福和希望使他飘飘然,然而放大镜被摔碎了,黑暗和火焰忽然膨胀,被压迫已久的东西必将在锁链断裂后疯狂的反咬。怪物已不是怪物,他直立于众生之中,这是幸运也是罪孽,有人以身躯搭起逃出的天梯,他终身感激,但也为自己的无能和懦弱深深忏悔。晚色从伤口中汩汩流出,凝成永不干涸的湖泊,有人拍着掌说这是你成长的标志,抱住跪在地上的他落下吻来。

 

是的,他不需要怜悯,不需要维护,他深知自己的罪孽和责任,也清楚自己得到的信任和期望,明亮的灯火寄宿在他的眼瞳中,只是那不是他自己的明灯。他的灯更加炽热,曾经是毁灭他的,如今成了庇佑他的,那火焰爬过他的身躯,驱走了令他颤抖的寒冷,在瞬息的剧痛之后,他沉入融化的铜色,变成一颗镶嵌在石上的黄宝石。

 

他还是会在午夜时分醒转,噩梦偶尔还是会叩响他的门扉,在窗棂外的万千故事中蛰伏,伺机咬住他的喉管。但他已经对他的火敞开了自己,有人分担他的暗色并给予他所望的。

 

光。


评论
热度(6)